清运工日走3万步清理医疗废弃物:这个事得有人干


庭审从9点持续至13点30分,辩护人均做无罪辩护。控辩双方的辩论焦点主要集中在三名被告人是否“知假卖假”。辩护人认为,涉案口罩被认定为假冒商标的商品是行政执法机关做出的鉴定,有行政执法处罚价值,在刑事诉讼中不能作为证据。

2月28日,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西城区的多家康佰馨大药房,发现均正常营业,但无口罩在售。其中,位于西四南大街的康佰馨大药房西单店工作人员称,其看到了李东被抓的消息,但是药店方面还没有接到相关部门发出的整改通知,药店目前正常运转。

检方指控被告人售假400余万

中华遗嘱库管理服务部主任汤婷婷解读表示,在实际工作中,拥有房产的“90后”中,父母买房挂名在子女名下的现象很普遍,还有的父母甚至会将自己的部分股权挂在子女名下。“这也是订立遗嘱的重要原因,防止自己发生意外财产丢失。”汤婷婷说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康佰馨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,是北京连锁药房,隶属于高济医疗集团,李东是康佰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

“90后”遗嘱财产增加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

“李东本人的原话是,他认为自己是经营了十几、二十年的药房连锁店企业家,守护消费者健康是他的情怀,他从来没有意识要卖假口罩,也不知道卖的是假口罩,他对客观产生不良影响比较后悔,售假不是他的本意。”旁听人员介绍,辩护人当庭表示被告人不可能在当时的时间点上知道涉案系假口罩。称李东于1月21日就进购涉案口罩,对方公司提供了营业执照和正规质检报告和发票,因此不能判断他存在知假售假的主观故意和侥幸心理。遭到消费者投诉后,他于1月26日下架了涉案口罩。另两名被告人则辩护称,被委托进货中,他们为了利益在中间加价1元,但没认识到口罩是假的。

公诉机关认为,在疫情严重期间,以低价格买口罩,当事人应该知道其中有问题。三名被告人的行为破坏了防疫,造成了很大社会影响,对三人分别提出15年、10至12年及9年的量刑建议。

据介绍,涉案口罩中不带呼吸阀的每只进价1元,带呼吸阀的每只2元。李东的亲戚将每只口罩加价1元后报给李东,之后李东等人将口罩售至北京、河北等地。

单身人群、再婚家庭立遗嘱比例偏高